《創造營2021》300萬一集請木村光希,值嗎?

鏡像娛樂04-01 11:37

 “現在的中國娛樂圈呈現出泡沫化,演出費用暴漲。Koki出演《創造營2021》的費用一集就是300萬元(約4800萬日元),看上去十分夸張。”

2.png

這是日媒對木村拓哉女兒木村光希參加《創造營2021》的相關報道。這篇報道被轉至豆瓣后,帖子下千余人點贊的熱評第一是“中國娛樂圈的錢就是好賺”,第二是“鵝真的瘋了,這價格我以為請的木村拓哉”。

與寧靜、鄧超、周深、周震南等常駐嘉賓不同,木村光希是以飛行嘉賓的身份參加《創造營2021》的,她在節目里的任務僅包含遠程連線、點評第一次公演、為英文版主題曲作詞。

2.png

雖然節目中,木村光希的點評都很認真、細致,但在很多人看來,她的點評基本都是在夸獎選手,缺乏專業性。

要讓模特出身的木村光希為《創造營2021》帶來專業性加持,自然是不現實的,《創造營2021》邀請她的初衷也并非專業性,而是為了節目的破圈。但木村光希雖頭頂星二代光環,在國內的影響力與日本的國民度卻都有限。

在全亞洲范圍內,藝人的流動與跨國合作都是極為常見的,但長久以來,似乎只有中國娛樂市場被不少海外藝人及國內網友視作“人傻錢多”的冤大頭。如今,或許不少制作方依然盲目迷信海外藝人,但市場卻不一定買單。

星二代木村光希

扛不起《創造營》的國際化野心

木村光希和《創造營2021》搭配,多少是有點突兀的。畢竟木村光希和《青春有你》的導師Lisa不同,Lisa的標簽是愛豆,而木村光希的標簽則是模特。

2018年,木村光希以藝名Koki作為模特出道,登上了當年時尚雜志《ELLE JAPON》7月刊的封面,同年,木村光希現身巴黎時裝周。但出道至今,木村光希在中國的曝光度并不高,除了幾次登上微博熱搜外,木村光希僅參演過吳亦凡單曲同名微電影《貳叁》。

3.jpg

如今,木村光希的微博粉絲剛過百萬。有限的影響力,以及與偶像團體存在壁壘的模特身份,都使得木村光希難以在國內為《創造營2021》帶來多少想象力。

模特與偶像不同,模特不會過于依賴粉絲與流量,因為他們主要面向的是時尚圈,用互聯網話術來講,模特更依賴B端的品牌、時尚雜志等,而非C端的個體粉絲。如韓團BLACKPINK在國內便擁有一部分粘性較高的忠實粉絲,而如水原希子、小松菜奈等日本模特在國內的路人粉更多。

與水原希子、小松菜奈等前輩相比,木村光希作為新人模特,影響力終歸還是有限。數據便是最直觀的證明,微博上,與#創造營木村光希#詞條相關的話題最高討論度僅5.6萬,且這些話題下,除了營銷號發布的宣傳微博外,普通網友關心的基本都只是木村光希的天價片酬。

4.jpg

即便從打開海外市場的角度出發,不少網友也認為木村光希絕非《創造營2021》的最佳選擇。

今年,《創造營2021》走的是國際化男團的路線,其野心在整個亞洲市場。據不完全統計,這一季《創造營》中海外選手比例高達1/4,其中米卡、贊多、慶憐等皆是來自日本唱片公司Avex。受疫情影響,日本本土舞臺缺失,因此如Avex等日本公司才會將選手送上《創造營2021》,借機謀求公司的海外發展,進軍中國市場。

而《創造營2021》的目標,則是將中國男團輸送到海外,邀請木村光希,想必也有一定的原因是為了推動節目及參賽學員在日本市場的破圈。

5.jpg

如今,《創造營2021》雖取得了一定的海外影響力,如YouTube上有日本博主制作了相關視頻,為日本網友科普如何在WeTV(騰訊視頻海外版)上為《創造營2021》的成員投票。但是,從YouTube上節目官方賬號創造營CHUANG2021發布的內容來看,其單期節目播放量多在幾十萬左右。

想要打開海外市場,《創造營2021》及Avex等海外廠牌的運營是極為關鍵的,雖木村光希也是運營中的一環,但正如網友所言:“她在日本市場也不是很紅,鵝場這300萬元花得依然不值。”

木村光希能為《創造營2021》打開日本市場帶來多少助力,是沒有直觀數據來量化的,但其在日本市場的國民口碑確實沒有外界想象中高。在更為注重個人實力的日本藝能界,出道后因星二代身份便一路開掛的木村光希風評一直不佳,其甚至一度因為負面評價關閉了Instagram賬號的評論。

再者,在日本市場,木村光希于選秀節目而言也是一位“錯位嘉賓”。日本和韓國一樣盛產愛豆,雖相比于韓國,日本團體組合“自產自銷”之味更重,但日本本土具有高知名度的組合不在少數,如AKB48便是日本的國民級偶像團體。“從AKB48中挑選飛行嘉賓性價比都比木村光希高。”有網友如此道。

300萬一集

堪比國內一線明星的綜藝片酬

木村光希300萬一集的綜藝片酬,令日媒震驚并不意外。

日本導演宮森宏樹曾在接受采訪時透露,日本綜藝中黃金時段為期兩小時的節目,一期制作費用大致在幾千萬日元左右,節目中明星費用所占比例基本都在10%至40%這一區間內。以一期節目5000萬日元的制作成本計算,日本綜藝單期的藝人片酬總和也僅300萬人民幣左右。

此外,在日本藝能界,明星綜藝片酬的高低還要視節目類型和參加節目的明星等級而決定,在日本,幾乎每一個明星的出場費用都有著明確的標準。因此,在日本藝能界咖位難以排進一線的木村光希,在中國能拿到堪比一線明星的綜藝片酬,自然令日媒咋舌。

更何況,木村光希的父親,曾火遍亞洲的木村拓哉出演電視劇單集片酬也僅250萬日元(15萬人民幣),在日本,藝人的電視劇片酬普遍是高于綜藝片酬的。

6.jpg

與中國藝人的綜藝片酬對比,《創造營2021》為木村光希付出的片酬溢價也是極高的。

2018年限酬令推出前,國內藝人的綜藝片酬一度飆漲。曾有媒體爆料,2018年前后范冰冰以8000萬元一季的價格排在明星綜藝片酬榜第一,徐崢錄制《食在囧途》的總片酬達到7500萬元,臺灣歌手張惠妹參加音樂綜藝的片酬也高達7000萬元。當時,一線明星的單期綜藝片酬都浮動在500萬上下。

隨著限酬令的推出,國內明星片酬開始回落,“常駐嘉賓一季節目下來片酬不能超過1000萬”成為常態。張恒代理律師此前便曝光了鄭爽與張恒二人參加《女兒們的戀愛》時的片酬,合計為2400萬。《女兒們的戀愛》共12期,也就是說,鄭爽與張恒兩個人的單期片酬為200萬元。

7.jpg

若日媒報道屬實,《創造營2021》為木村光希開出的片酬,與國內高人氣明星幾乎是同等規格的。

在“代孕事件”被曝光前,鄭爽的國民度和話題度是毋庸置疑的,其單期片酬未超過木村光希,自然令不少網友感到迷惑。而且,在《女兒們的戀愛》中,鄭爽為常駐嘉賓,而木村光希在《創造營2021》中僅為飛行嘉賓。

由此來看,近幾年國內娛樂市場被網友稱為“海外藝人的圈錢重地”并非沒有道理,因為國內影視綜藝制作方為海外藝人開出的片酬,不僅比藝人在自己國家的片酬高出諸多倍,有時甚至比肩國內一線藝人的片酬。這也是網友吐槽娛樂市場“媚外”的根源。

不僅是木村光希,近幾年,海外藝人在中國拿到高片酬已成常態。參加過《我是歌手》的黃致列,就曾在韓國綜藝節目中表示,自己在中國的演出費是在韓國的100倍。

8.jpg

此外,據報道,李鐘碩與鄭爽搭檔拍攝時《翡翠戀人》,及Rain與唐嫣搭檔出演《克拉戀人》時,李鐘碩與Rain的片酬至少都為60億韓元(約合人民幣3300萬)。從韓國《high cut》雜志的報道來看,當時在《來自星星的你》中飾演“都教授”的金秀賢,總片酬才630多萬人民幣。

一位從事韓星經紀工作的業內人士曾透露,韓星在中國的報價通常會比在韓國貴30%至40%,從木村光希的片酬來看,日星在中國市場同樣如此。按理說,國內影視綜藝制作方付出高片酬與海外明星合作,向來是“一個愿打一個愿挨”,但缺乏性價比的生意,做多了似乎只會變成“冤大頭”。

“跨國合作”并非萬金油

合適的才是最好的

在亞洲范圍內,來到中國娛樂市場發展的藝人不在少數,如林俊杰、楊紫瓊、吳尊、矢野浩二、張娜拉、秋瓷炫等皆是,其中不少藝人至今的事業重心都仍在中國市場。

在亞洲市場,藝人跨國發展一直是常態,如因日韓偶像工業發展都較為成熟的原因,多來年不少韓國男團及女團在韓國本土出道的同時,也會在日本市場同步出道。但是,藝人跨國發展后片酬溢價如此之高的,似乎只有中國市場。

2010年前后,如韓國藝人張娜拉、秋瓷炫等人在中國發展時,海外藝人還不能僅憑借身份光環便獲得如此高的議價能力。比如張娜拉,她雖一度是大陸片酬最高的韓星,一年僅廣告收入就達到2000多萬,但這并不是她韓星的特殊身份造就的。《刁蠻公主》多次奪得內地收視率冠軍后,張娜拉在中國的高國民度成就了她的高片酬。

9.png

但到了2015年前后,韓流的洶涌發展讓中國娛樂市場開始迷信與海外藝人的合作,不少制作方也將海外藝人視作了博取流量與點擊率的手段之一。當時,如李鐘碩、Rain、樸燦烈、林允兒,以及有合作意向但最終因“限韓令”告吹的宋仲基等,多是在韓國本土手握爆款劇或擁有高人氣的藝人。

這些合作與國內一度迷信流量演員,并沒有本質區別。

編劇李飛甚至曾言:“韓國明星從外形上看也比較養眼,會讓國產劇看上去洋氣一些。”這句話當時也被網友吐槽“媚外”色彩濃厚。

誠然,國內影視綜藝制片方謀求“跨國合作”也是有特定市場原因的,如2018年之前,國內超一線明星片酬一路水漲船高,海外藝人來華雖片酬遠高本土,但與國內諸多超一線明星的片酬相比,他們的價格是相對偏低的。不過,從不少海外藝人來華交出的作品看,他們并沒有成為更具“性價比”的存在。

如《克拉戀人》《露水紅顏》《武神趙子龍》等韓國藝人與中國藝人合拍的作品,市場反響都很一般,口碑也遠低于及格線。此外,由鄭爽與李鐘碩主演的《翡翠戀人》因“限韓令”積壓多年,如今或許已無播出機會。對于這些合拍片,觀眾最普遍的反饋便是“兩個語言不同的人演戲總有違和的感覺”。

10.jpg

可見“跨國合作”并不是萬金油。

近幾年,中國娛樂市場與海外藝人的合作中也有成功案例,但并不多。《我是歌手》行至第四季時,觀眾已經有審美疲勞之意,韓國歌手黃致列的加入就為節目帶來了不少新意,而去年開始成為《青春有你》導師的Lisa,也為該節目導流了不少秀粉和組合粉。

 

總結歷史經驗可以發現,“跨國合作”本質上是一種基于雙方實力的雙向成全。拋開張娜拉、黃致列后來的人設翻車不談,他們二人及Lisa等能成為成功的合作案例,還是源于這些藝人在演技、音樂、唱跳等領域都是具有實力的,而與他們謀求合作的國內制作方也“人盡其用”,發揮了這些實力派本身的價值。

11.jpg

這也是為何木村光希與《創造營2021》的合作被廣泛質疑與吐槽的原因,因為二者即不合拍,木村光希本人的“性價比”也并不高。這樣的高溢價合作,只會招來“內娛錢真好賺”的無奈感慨。

電科技專注于TMT領域報道,青云計劃、百+計劃獲得者。榮獲2013搜狐最佳行業自媒體人稱號、2015中國新媒體創業大賽總決賽季軍、2018百度動態年度實力紅人等諸多大獎。

投稿請登錄:http://www.mixideai.com/member
商務合作請洽:marketing#diankeji.com

聲明:本站原創文章文字版權歸電科技所有,轉載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;本站轉載文章僅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電科技立場,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猜你喜歡

最新草榴社区网址